文创‧【爵士现场】巡回路上千万里

  • 阅读(437)
  • 点赞(498)
  • 收藏(855)
  • 日期(2020-07-12)

我的乐队WVC成立来十载有余,已创作了许多首作品,风格各异。除了原创作品,我们也改编许多首经典或流行曲目,加上爵士乐的即兴手段,随时可接着演奏十几个小时不重复不间断。不过,一场音乐会不尽是讨好,不尽是挑战观众极限,不尽是教育观众,也不尽是一味劲歌金曲……


文创‧【爵士现场】巡回路上千万里

总算顺利完成巡回,结束了12场演出,通行马来半岛西海岸各城镇,南下北上。因为在地人的热心,我们带去的是爵士音乐,带回来的是心暖。我总是相信,音乐可以互通心灵,也因此这次巡回就命名为“Give Thy Ear”,来自莎士比亚的一句话,概括了我们的信念。姑且翻译为——耳朵借我。

在演奏时,我们互相聆听,捉住任何变化做出反应。这是玩爵士乐最重要的能力,而爵士乐的即兴奥妙,都发自这个信念:聆听。演奏的音乐,当然希望有人听到,所以我希望观众Give Thy Ear,请听我们说的故事,请将耳朵借给我们。

现场音乐的魔力,是双方面来创造的。虽然每场音乐会之前,我都已预备当晚要演奏的曲目清单,在演奏进行当儿,我总是不断揣摩观众的反应,做出相对改变,改变曲目排列,或节奏进行,或稍微提携速度快慢。观众的反应,也激发演奏者的心情,这样反覆来回激荡的情绪,构成一场场美好的感觉记忆,Give Thy Ear,请把耳朵借给我。

文创‧【爵士现场】巡回路上千万里与团员组团至今,已有十多年。这些年我们创作了不少曲子,当然也演奏了不少经典名曲。我们不为教育听众,只求听众借他们的耳朵给我们,聆听爵士音乐。

虽然巡回的想法已经酝酿好几年,不过老是没办法找到足够的在地人来促成。过去可办到的都只是三五个城市的巡回,很容易得到的结论是,马来西亚小城乡,还没有到达欣赏爵士乐的水平。虽然我不相信这说法,依然抱持不放弃的念头,今年终于如愿,从芙蓉、波德申、马六甲、麻坡、峇株巴辖、居銮、北干那那,新山南下,然后怡保,太平,槟城北上,完成12场音乐会。说起来,乍看好像没什幺了不起。不过去做了,不得不呼出一口气说,辛苦了,各位。也要大声跟每个在地人说,感谢你们!

演出不仅是教育观众

在路上,强健的体魄很重要!开了几小时车,搬器材、架乐器、扩音箱、试音,差不多累趴!在等待音乐会开始前的那一两个小时,总有紧张的电流在团员之间通行;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触电。不管已累积多少演出经验,临场前的焦躁,还是无法去掉。这时候唯有说无聊笑话,压制不断涌现的焦虑,或像困在牢笼的老虎,来回独步。不负责任的脑袋,开始想些不负责任的话,疑惑,慌张……座上尽是不熟悉的脸孔,他们是老师?商人?中学生?作家?实验室助理?杀手?

知道了又如何?时间到了,深呼吸,坐上琴键面前的座位,焦虑的电流,这时就要转化成演奏者无畏无惧的能量,注入第一个音符响起前的那个空隙:1…2…3…4……

我的乐队WVC成立来十载有余,已创作了许多首作品,风格各异。除了原创作品,我们也改编许多首经典或流行曲目,加上爵士乐的即兴手段,随时可接着演奏十几个小时不重复不间断。不过一场音乐会不是尽是讨好,也不尽是挑战观众极限,也不尽是教育观众,也不尽是一味劲歌金曲。

文创‧【爵士现场】巡回路上千万里在台上演奏时,我都会想有人来听吗?来的人是谁呢?但演出结束,我知道我的烦恼是多余的。

在地人凝聚文化力量

这次巡回中,观众的好奇让我们很自然地分享关于爵士乐,如何欣赏各自不同的曲风,爵士乐的精髓在哪里(即兴部分)?爵士乐的多面变化,以及适当时,丢入一两首挑战观众的曲子。有时候,一些曲子伴以故事,可引导人们的想像。不过有些曲子,倒是直接敲入人心。

我担心观众是否可接受比较抽象的乐曲?不过往往是我多虑了!即兴是杂乱无章的吗?观众似乎都会建构自己脑海中的故事,可能那些都是千变万化的各个版本的旅途画面:爵士音乐这个抽象的语言,就是这幺一回事。

令我感动的是,拜访各城镇遇到的人们,在各自家乡热心营造在地文化,艰辛却坚信艺文的力量。虽然我们做的巡回看起来好像微不足道,无法达到网红效应,无法吸引千万人围观,无法为什幺品牌或发展商站台,不过我还是相信,我们是构成海水的水滴——My life amounts to no more than one drop in a limitless ocean. Yet what is any ocean, but a multitude of drops?

感谢热心的在地人,因为他们的信念,他们借给我们耳朵,我们才得以圆满。文创‧【爵士现场】巡回路上千万里

特约:郑泽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