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创不只是手工、咖啡馆,而是要能解决我们的困境

  • 阅读(240)
  • 点赞(202)
  • 收藏(913)
  • 日期(2020-07-12)

文创不只是手工、咖啡馆,而是要能解决我们的困境

 

文创产业若不能开拓、满足人们真正的需求,就只能停留在「符号」层次,也无法带动别的产业。

近来有两个产品很有趣,吸引了我的注意。第一个是斯里兰卡出现的「防蚊报纸」。由于斯里兰卡的登革热疫情严重,因此当地将四月七日世界卫生日的前一週订为「登革热週」。斯里兰卡的《Mawbima》报社,先在登革热週开始时,推出一连串宣传海报,沟通防蚊的重要性,等到世界卫生日当天,趁势推出一项全新防蚊工具──把香茅加入油墨,印製出具有防蚊效果的报纸。结果这天发行的报纸不但在早上十点前就被抢购一空,销售量还提升了三○%。

另一个则是「可以喝的书」。在美国维吉尼亚大学进行研究的化学家泰莉莎.丹柯维琪(Theresa Dankovich),与美国饮水安全公益组织「Water is Life」研发出一种类似化学咖啡滤纸的全新纸材,上面覆盖银奈米粒子,能杀死霍乱、大肠桿菌、伤寒等病菌。做成书之后,除了一样可以在上面印製内容供人阅读外,把书页撕下来,放进河水、溪水或井水,每一张纸可过滤出一百公升的饮用水,而一本书可让一个人使用四年,有效解决落后国家的饮水卫生问题。

这两项产品算不算文创产品?当然算,只是它除了「文化」、「创意」的元素外,还加入「科技」和「跨界」。

一方面它解决实际的民生问题,满足社会中尚未被满足的需求;另方面,它有足够的技术门槛,其他人难以轻易抄袭仿效,连带地也就容易赢得市场正面的回馈。

这触动我的思考:文创产业中有没有好生意?答案自然是肯定的。只是在台湾,对文创产业的理解,比较偏向强调产品在设计、美感上的表现,触动的是感性消费,不是创造生活必需品,所以多半规模不大,彼此差异性不够,无法成为推动经济成长的主要动能。

这是很可惜的一件事,因为文创产业若不能开拓并满足人们真正的需求,就只能停留在「符号」层次,也无法带动别的产业,做更多相乘、激荡,一起提升附加价值。

那要如何打破现阶段的框架,找出不一样的营运模式?

(图一)图说:文创产业若不能整合各种元素,开拓并满足人们真正的需求,就只能停留在「符号」的层次,无法创造更高的附加价值。

在其他领域,已有很多针对创业切入点的讨论,文创这一端反而相对较少。我试着归纳出几个原则:

首先,要能「在常理中具备不依据常理的思辨和眼光」。很多既有产业的产品或服务,都可能是可以被推翻或取代的。

比如, 美国有位老先生豪尔.迪尔邦(Howard Dearborn)住在缅因州的佛莱堡超过六十年,他家附近有个知名景点「波兰泉」(Poland Spring),号称是美国最清澈的泉水,所以美国最畅销的瓶装矿泉水就是「波兰泉」。二○○七年底,迪尔邦召集镇民,发给前五十个人每人十美元,要他们去买波兰泉矿泉水,然后把买来的水倒回波兰泉里。

迪尔邦此举意欲为何?他的目的就是向买下波兰泉品牌、大量抽取地下水的知名饮料公司抗议,呼吁大家重视泉水已经枯竭,地质生态被严重破坏的危机,并重新省思「瓶装水」这项产品的必要性。

像这样,观察生活周遭必须更被完善处理的缺陷,先用挑战观点去看待,才能找到创新的着力点,然后想办法去开发更好的替代品,而非自然而然觉得每件事都是理所当然。

第二,要有「在原则中不守原则」的能力与创造力。如果大部分文创产品都是非必需品,能不能把自己的产品变成消费者非买不可的必需品?如果文创产品买回去后大都可以摆很久、顾客很少重複消费,能不能把它变成「抛弃型」,使用完得再次购买,提高使用者对它的依赖和需求?更进一步,能不能让它成为大众而非小众产品,且独享某些竞争优势,不是轻易遍地开花、人人都可以做?

第三,这个产品是否切合社会发展趋势中的某种缺口,不管是整合运用某些闲置资源,或回应一些新兴的社会课题?如果能提早发现这些缺口,它就可能是新的蓝海市场。

第四,能不能结合环保和珍惜地球的方向?这绝对是未来人类文明发展的大势所趋,文化跟环境本来就应该彼此互动,相互连结。回头去看,不管是「防蚊报纸」或「可以喝的书」,不都正和这几个原则若合符节?

儘管在台湾目前还比较难找到相近的例子,但这应该是我们下一个努力的方向,透过文创产业和其他产业间的交流、对话、跨业融合,催生更多有意义的产品,也扩大文创产业的影响力和面向,文化才能真正落实在生活中,普及在每个人身上。